娇娘春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气做不了那么多事,赵宴平只想趁吃饭的功夫,先跟捕快们了解了解七起案子。

  三个捕快都参与过每起焚尸案的调查,你一言我一嘴,说的都差不多,无非是凶手有多狡猾,从来没有留下过任何痕迹,还说凶手越来越老练,前三年的案子都因为死者衣物烧毁的不够彻底,或是拖拉死者时遗落了死者身上的所有物,让府衙确认了死者的身份,后面四起便是一点痕迹也没有了。人彻底烧焦,衣物单独烧成灰,纵使有些百姓怀疑死者是自己家失踪的亲人,面对一具黑漆漆的尸体,他们也辨认不出来,宁可相信自己的亲人只是失踪了,还活在什么地方。

  荆州府那么大,每年都有一批人因为各种原因失踪,因此导致了剩下四具焦尸的难以辨认。

  赵宴平只管问,三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赵宴平也不打扰,一边喝酒一边听着。

  七起案子说的都差不多了,赵宴平又问道“通常这种连续杀人的凶手,都是因为自己受过相关的刺激,才会专挑一类人下手。这七起案子的受害者,已经确定的三人两男一女,男的有二十七岁的大人,有十一岁的孩子,有五十岁的老妇,暂且还没发现他们之间的联系?”

  三个捕快都点头,正是因为如此,案子才难查,如果三名受害百姓都有共同的仇人,目标就容易定了。

  “可这七起案子,其实有一个共同点。”赵宴平看着三人道,“他们都是被火烧死的。”

  三个捕快你看我我看你,都不明白赵宴平的意思。

  赵宴平缓缓解释道“如果凶手烧毁尸体只是不想官府确定他们的身份,他可以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将人埋了,或是将人丢到水流汹涌的江水中冲到下游,这些都比烧人更方便,因为烧人会冒烟,他还要确定人彻底被烧焦了,没留下一块儿完好的皮肉,如此他势必要留在尸体身边,浓烟滚滚,太容易被人发现。”

  “荆州本地多山多水,埋人灭迹、水运到下游都比烧毁尸体更安全,他偏偏要用火烧,要么是他对火有特殊的痴迷,要么是他平时做的事与火有关,哪怕被人发现他焚烧什么也不会引人怀疑,要么就是他经历过与火有关的案子,譬如他在火里失去了什么,只有用火报复,他才能得到满足。”

  赵宴平条例清晰地分析道。

  这里面有他自己的分析,也有他出发前卢太公的破案思路。

  他这么一说,年近三十的马捕快道“我想起来了,去年又出现焚尸后,大理寺派人来查案,那位大人也交代了类似的话,让我们去查荆州以及属县里所有的瓦窑口,还有其他需要用大火烧的作坊,可是查了好几趟,什么也没查到。还有第一起焚尸案出现那年前十年里本地发生的所有纵火案,都查过,那位大人真够拼的,没日没夜的忙,回京城的时候比刚来时瘦了好几圈。”

  他说的便是现在的大理寺左少卿蔡歧了。

  卢太公也对赵宴平交代过蔡歧的查案过程。

  赵宴平眉头紧锁,看眼窗外的天色,他最后问道“那城里有没有发生过没有报案的火灾?百姓家里损坏了财物,或有人死伤,偏偏却没有去府衙报案?”

  三个捕快面面相觑,这种情况或许也有,但既然都没报案,他们去哪里听说?荆州城可不是哪个小村子小镇子,地方大得很,除非是发生在家里附近。而且,赵宴平问的不是最近几年的事,而是七八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事。

  一时之间,没人能回答赵宴平。

  雅间里安静了很久,直到一个捕快忍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  赵宴平便站了起来,倒了一碗酒,敬三人道“此案关系到荆州城所有百姓的安危,还请诸位回去后再回忆回忆,或是帮忙打听一二,若诸位能有助于破案的线索,不但是造福本地百姓,官府也会给诸位银钱奖赏。”

  三个捕快一听可以走了,都痛快地应承了下来。

  赵宴平推开雅间的门,随三人一起下了楼。

  天色已经漆黑,街道上几乎没有百姓闲逛的身影,捕快们也行色匆匆地各回各家了。

  赵宴平独自朝客栈的方向走去。

  一轮残月挂在天上,月光在青石板路上投下他孤寂的身影。

  赵宴平这几日一心赶路,如今到了荆州,今日能做的也都做了,终于闲了下来,他终于有时间想念京城的家人了。

  住在宣王府无法来往的妹妹,每日靠侍弄花花草草度日的母亲,还有才成亲不久的阿娇。

  赵宴平握了握拳。

  为了她们,他也破定了此案!

章节目录

娇娘春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至强战神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娇娘春闺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