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小爷别胡闹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只见少女正翘着臀,像小狗一样跪在那里,埋首在他小腹。

  这画面立刻令他的脑子“轰”一下炸开了。

  身体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烧火燎起来,仿佛架在火上烤似的。

  心跳和呼吸也随之变得不规律,一种难以控制的冲动从脚底窜上来。

  痉挛的手指在一次次捏紧放开中,放弃了挣扎。

  忍无可忍,他刚想不顾一切将她推到的时候,突然手腕一松绳子断了。

  随即少女的嘴唇离开了他,令他彻底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双手也像受虐过后的解脱,万般无力地垂至身体两侧。

  手背上明显残留的湿哒哒的口水,遇风正凉飕飕的刺激着他的神经。提醒着他,他刚刚那莫名的冲动是多么可笑。

  篱落终于抬起满头大汗的脸,人已经累虚脱了。

  其实她之所以呻吟出声,是因为牙齿勾在绳子上了。

  不过好在绳子很快断开,要不然她真怕自己的牙齿会因此不翼而飞。

  她感觉这事,真不是人干的,实在太难。

  好几次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不说,嘴唇更是又酸又麻差点闭不上。

  喘着粗气,她刚想移开身子,突然一个重心不稳扑了下去。

  “嗯!”男人一声粗重且含在喉咙里的闷哼响起,吓了她一跳。

  她立马连滚带爬地躺下装死,然后很快昏睡了过去。对于自己刚刚手摁到的东西,并没有多加留意。

  男人就不同了,眼睁睁看着自己那不可言说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起来·······。

  再一看少女那跟死猪没有两样的睡相,真想一榔头将她打死。

  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感觉已经生无可恋的时候,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。

  只是没等他睡一炷香功夫,一阵呻吟再次将他惊醒。

  他发现她的体温似乎又烧上来了,整个人跟冰块一样。

  尤其紧皱着眉头,表情痛苦,嘴里更是不停呓语着什么······。

  “阿篱,阿篱。”他唤她,拍打她,却怎么都叫不醒。

  望一眼洞口。

  发现洞外,斗转星移下的天空竟露出了鱼肚白,雨也停了。

  他拿出怀里的哨子,轻轻吹了几下。

  哨子没有声音,是通过振动的波长、间隔、次数······来传递消息的。

  昨晚他其实使用过一次,只是碍于天黑又下着雨的缘故,只报了平安而已。

  影收到信号后,立马召集锦衣卫赶了过去。

  等他们到山顶的时候,秦夜冕已经抱着篱落等在下面了。

  他利用影放下的绳索,很快爬了上来。

  “这是······?”当影看清主子手里抱着的人时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  同时惊呆的还有锦衣卫,因为他们没想到这个阿篱公子竟然就是上次主子抓来的少年。

  因为当时少年在地牢里哭爹喊娘的模样,很多人都看见了。

  尤其出地牢之后一路红着眼睛从他们身边经过,那楚楚动人的神情简直惊艳了整个驿站。

  很快,还没等男人将人抱上马,阿菁赶到了。

  她没等马车停稳,一把将公主抢了过去,然后迅速上了马车。

  阿菁凶神恶煞似的模样,令所有人吃惊。唯有男人不动声色。

  阿篱毕竟是女儿家,她紧张她在情理之中。

  马车里

  兰馨脱下篱落的衣服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  公子是千金之躯,何时受过这样的伤。尤其那些伤痕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遍布着,实在令她心疼。

  她一边上药一边忍不住回忆起初见她时的画面。

  那时,她大概七八岁模样,带着面纱,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矮凳上望着天空。

  眼眸清澈却伴着忧伤,如同那被吹皱了的一小碗水,显而易见无处隐藏。

  她心疼她,当妹妹一样呵护她。

  可她的身体却极差,大多时候都是在昏迷中度过的。

  那种有别于其他孩子的孤独,是她给她的全部印象。

  除了这几个月,那么多年来她从未在她脸上看见过一丝笑容。

  也许焱王来了她会开心一些,何耐焱王离家在外,回来时亦是公务缠身。

  几年来两人聚少离多,相见的次数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。

  记得她还未来伺候她以先,凡间的百姓都在传她是个病鬼,丑八怪。说她命中带煞,克死亲娘。唯有远离亲人才能保家人平安什么的。

  其实他们哪里知道,这一切都是人为的,包括她母后的死,还有她的病。

  更是鲜有人知,她其实很美,肌肤赛雪,倾国倾城。

  兰馨抹了抹泪,帮她上药。

  忽略了公主衣服上那极不自然的几处破洞······。

  走了三天的路程,到达昏城已经是傍晚十分。

  一路上,公主一直断断续续发烧,她们忧心不已。

  好在,住进客栈当晚烧便退了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公主小爷别胡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至强战神只为原作者我是条娃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条娃娃鱼并收藏公主小爷别胡闹最新章节